四、《巴比兔迪迪和咯咯笑樹樁》

在羅琳第四個同時也是最長的童話故事上方,蹲著一個巨大的樹樁(根據我們計算,長了二十根贅生的環)。五根狀似觸鬚的樹根從樹樁底下伸出來,還有青草和蒲公英球絮從樹根下面長出來。樹樁底部的中心點有個深色的裂縫,上面長了兩個白色的圓圈,看起來就像一對小巧的眼睛,直盯著讀者們看。正文下方畫了一隻窄小的腳爪(長了四跟腳趾頭)。它並不像上一個故事裡既血腥又毛茸茸的心臟那麼可怕(而且這次我們的確在第一頁看到了明亮的妖精粉),但是我們並不怎麼喜歡樹樁的樣子。

《巴比兔迪迪和咯咯笑樹樁》的故事要從很久很久以前,一個遙遠的國度說起(依照美好的童話故事的慣例)。有一個貪心又「愚蠢的國王」決定,只有他自己可以使用魔法,但是他遇到了兩個問題:第一,他必須把所有現存的巫師和女巫抓起來;第二,他需要實地去學習魔法。就在他命令「女巫狩獵軍隊」必須搭配一群兇猛的黑色獵犬的同時,他也宣布他需要一位「魔法老師」(我們的這位國王,實在不太聰明啊)。聰明的巫師和女巫都跑去躲了起來,沒有人理會他的徵召,倒有一個「狡猾的江湖郎中」,明明一點魔法也不會,卻只憑著幾個簡單的把戲就得到了這個職位。

一上任成為巫師統領和國王的私人老師之後,這個郎中立刻提出許多要求:要有黃金他才能提供魔法,要有紅寶石他才能產生符咒,還要有銀杯他才能製造魔藥。回到皇宮之前,他把這些東西藏在他自己家裡,卻沒注意到國王年老的「洗衣女工」巴比迪早就看到了。她看著他從樹上拔下樹枝,把它當成魔杖獻給國王。郎中實在很狡猾,他告訴國王,要等到「你的魔法配得上它」,他的魔杖才能夠發揮作用。

國王跟郎中每天都一起練習他們的「魔法」(羅琳在這裡表現得實在出色,她畫了一幅圖畫,滑稽的國王揮舞著他的樹枝,「對天高喊無意義的咒語」),但是有天早上他們卻聽到笑聲,看到巴比迪從小屋裡探出頭來,笑得很厲害,幾乎停不下來。覺得丟臉的國王既生氣又沒耐心,馬上要求他們隔天必須在他所有部下面前展現真正的魔法。郎中情急之下回答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必須離開王國去長途旅行,但是變得多疑的國王卻威脅說要派軍隊跟著他。氣得不得了的國王又下令,如果「任何人嘲笑我」,郎中就得被砍頭。如此一來,我們這位愚蠢、貪婪又不會魔法的國王也顯得既高傲又令人同情地不安――即使是在這樣篇幅短又簡單的故事裡,羅琳也有辦法塑造出既複雜又有趣的角色。

為了「發洩」他的挫折和怒氣,狡猾的郎中直接跑到巴比迪的家。從窗戶裡往裡面看,他看到一個「矮小的老婦人」坐在桌上清理著她的魔杖,同時床單正在桶子裡「清洗自己」。郎中認為她是個真正的女巫,同時也是他問題的來源和解決之道,於是立刻要求她幫忙,否則他就要把她交給軍隊。實在很難完整地描述這個故事裡(事實上,還有任何一個故事裡)這影響重大的轉折點。請試著回想羅琳的小說中那些豐富和色彩,想像她如何讓這個極小的故事裡充滿生動的意像和微妙的角色差異。

面對他的要求,巴比迪並沒有生氣(她畢竟是個女巫),反而笑著答應「在她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幫忙(如果我們聽過類似的話,就不難發現這句話其實有漏洞)。郎中要她躲在灌木叢裡,幫國王施展所有的咒語。巴比迪答應了,但是大聲地說,她很想知道如果國王試著施展一些不可能做到的咒語,會發生什麼事。向來認為自己很聰明,覺得別人都很笨的郎中,聽到巴比迪的疑慮只是笑了笑,堅持巴比迪的魔法一定會比任何「愚蠢的想像力」能想得到的還要充足。

隔天一早,所有大臣集合在一起看國王表演魔法。國王跟郎中在舞台上表演第一個魔法――把一個婦人的帽子變不見。眾人既高興又震驚,誰也沒想到是躲在灌木叢裡的巴比迪施的咒語。為了再展現一次英姿,國王拿起「樹枝」(每次提到它都讓我們哈哈大笑)對準他的馬,把牠高高抬到天空中。就在四處張望尋找更好的點子來施第三個咒語的時候,軍隊隊長打斷了國王,他抱著國王其中一隻獵犬的屍體(牠被有毒的蘑菇毒死了)。隊長哀求國王讓那隻狗「起死回生」,但是當國王把樹枝對準那隻狗的時候,什麼事也沒發生。巴比迪在藏身處暗笑,根本不打算嘗試任何咒語,因為她知道「沒有魔法可以讓死者復活」(至少在這個故事裡沒有)。觀眾開始大笑,懷疑前兩個咒語只不過是障眼法。國王很生氣,當他命令郎中說出咒語失敗的原因時,這個狡猾又愛騙人的郎中指向巴比迪的藏身處,大叫著一個「邪惡的女巫」擾亂了咒語。巴比迪從灌木叢跑了出來,當女巫狩獵軍派獵犬去追她的時候,她突然消失了,一群狗只能對著老樹的根部「又吠又扒」。無計可施的郎中大喊著女巫已經把她自己「變成一顆山楂果」(即使在這麼緊張又戲劇性的時刻,這還是引起了一陣竊笑)。由於害怕巴比迪會把她自己變回人形揭發他,郎中下令把樹砍掉――因為這就是「對待邪惡女巫」的方法。這真是強而有力的一幕,不只是因為「砍掉她的頭!」的戲碼,更因為郎中之所以能夠激起群眾的憤慨,完全是因為那些再真實不過的女巫試驗。隨著故事逐步推進,羅琳的字跡變得似乎不那麼工整――每個字字母之間的間距變大了,造成一種錯覺,就好像她是一邊寫一邊編故事,正在盡她所能飛快地把字記到頁面上。

樹是被砍斷了,但是當眾人一邊歡呼一邊走回皇宮的時候,他們聽到了一聲「響亮的咯咯笑聲」,這次是從樹樁裡面傳來的。巴比迪真不愧是個聰明的女巫,她大叫巫師跟女巫是不會因為被「砍成兩半」就死掉的,為了證明這一點,她建議把國王的老師砍成「兩半」。這時候郎中終於開口哀求巴比迪饒恕他,並且承認了一切,他就這樣被拖進了地牢。但是巴比迪並沒有放過愚蠢的國王,她的聲音依然從樹樁裡傳出來,宣告他的舉動已經引起對這個王國的詛咒,所以每當國王傷害一個女巫或巫師的時候,他也會感到強烈的痛苦,讓他想要「就此死去」。國王情急之下只得跪地求饒,答應會保護他的王國境內所有的女巫和巫師,還允許他們施展無害的魔法。雖然高興,樹樁卻還是不滿足,它再度咯咯笑了起來,要求在它上方樹立一座巴比迪的雕像,好提醒國王他「自己的愚蠢」。「深感丟臉的國王」答應會叫雕刻家製作一座黃金雕像,然後就跟大臣們走回皇宮。最後,一隻「又老又胖的兔子」叼著一根魔杖從樹樁底下的洞跳了出來(啊哈!這就是那些小巧白色眼睛的由來),離開了這個王國。黃金雕像從此樹立在樹樁上,這個王國裡的巫師和女巫再也沒有受到過傷害。

《巴比兔迪迪和咯咯笑樹樁》強調的是老女巫眨眼間的足智多謀――她應該會讓書迷們想起某些聰明又機智的巫師――你還可以想像老巴比迪將會如何變成年輕巫師和女巫心目中家喻戶曉的英雄。但是它並不只是一個描寫聰明女巫勝利的故事,它還警告了人性的弱點:貪心、自大、自私,還有欺騙,並且展現這些誤入歧途(但是還不算壞)的角色們如何逐漸了解他們的錯誤所在。這個故事之所以會緊接在瘋狂巫師的故事之後,其實正顯出羅琳在自我意識上一直強調的重要性:巴比迪讓國王看到他自己的自大和貪心,就像跳跳鍋揭露巫師的自私,還有噴泉讓那三個女巫和騎士發現他們隱藏的力量。在她的前四個故事中,只有那個長了一顆毛茸茸心臟的巫師遭遇真正可怕的下場,因為他不可原諒地使用黑魔法,更因為他不願意了解真實的自己,使他無法得到救贖。

Originally From
"Amazon.com Reviews 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
http://www.amazon.com/gp/feature.html?docId=1000179911

創作者介紹

影子雪的譯路走來

影子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