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不只是譯家人,幾乎每個學過其他語言的人應該都遇過這樣的問題,身邊的親朋好友總以為在學語言的過程中,我們也神奇地學會了特異功能,可以把該語言的所有單字輸入到腦中,任何時候只要他們有需要,在我們身上按幾個按鍵就能馬上得到解答。這樣講也許有點誇大其辭,但是打從我的身分被貼上「外文系」的標籤那一刻開始,諸如此類的問題就從來沒斷過:

「這個字的英文怎麼說?」
「這句英文是什麼意思?」
「幫我翻一下這一段好不好?」

大學四年,扣掉幾乎沒上線的大四,我的MSN對話框幾乎有一半都是來找我「幫忙」的,每次都是「幫」到他們,「忙」到我。幸虧找我幫忙的人都算識相,專有名詞大多都會自己查,所以我只需要應付一些比較常見的單字,於是就這樣半推半就地幫了四年。

原以為大學畢業踏入職場,可以告別義務當翻譯機的日子,沒想到這才是惡夢的開始。比起有跟英文交手過的大學好友們,我老闆對「會英文的人」的誤解更是嚴重,甚至有他自己一套美麗的幻想。他總覺得對我們這些英文好的人來說,任何單字或是專有名詞都該信手拈來,而教導他們那些英文「苦手」的人更是我們的天職,於是這樣的對話又開始出現在我每天的工作中:

「你寫的這句英文是什麼意思?」
「這個字跟上次寫的某某字有什麼不同?」
「某某字要怎麼拼?」

有一次我老闆甚至很高興地跟我說:「我覺得你來上班之後我學到好多耶,我的英文好像變好了,你就像我的家教一樣。」我實在很想告訴他,我以前唸書的時候當家教的時薪是400起跳,現在上班的時薪是100多,而我的工作內容並不包括當他的家教,但是我實在沒膽說出口 Orz 

好吧,「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既然拿了老闆的薪水,只好忍著點應付他隨時天外飛來的問題,沒想到更嚴苛的考驗還在後頭等著我。

某天吃晚飯時跟我弟一起看電影,照理說這應該是我一天中大腦最放鬆的時刻,這時對白不斷重複出現某個短句,字幕把它翻成「哥倆好,一對寶」,向來很有求知精神的我弟立刻問我,那句話的英文是什麼,因為沒有注意聽,而且也根本不想思考,我便直覺回答不知道。結果我弟立刻回我:「還敢說妳是外文系畢業的!」

真是冤枉,打從我畢業的那天起,除了應徵面試的時候,我可是很少提起我是外文系畢業的啊!而且也沒有人規定,外文系畢業就得在吃飯的時候專注聽電影的英文,更沒有人規定,外文系畢業就能在腦袋放空的狀態下,即時就任何中文台詞翻出原文。就連專業翻譯可能都得想個兩秒,而我當時甚至不是在工作,我不過是個想好好吃飯的普通人。

最心酸的是,以上所列的諸多誤解,還只是社會大眾加在區區一個「會英文的人∕外文系畢業生」身上的期待,如果是拿來要求一個專業的翻譯,是不是還會更嚴苛幾百倍呢?或許有一天,等我成了專職翻譯,別人給我的評論大概會進階到:「還敢說妳是靠翻譯吃飯的!」

唉,也許眾家親友只有到世界末日那天才會明白,我想當翻譯,但是我永遠都不可能取代翻譯機,而我也不想當翻譯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影子雪 的頭像
影子雪

影子雪的譯路走來

影子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瑟熙樂
  • 被別人說「你不是外文系的嗎?連這個東西的英文也不知道?」這類話,應該是所有外文系人的苦惱吧~~
  • 沒錯沒錯,這句話我大概已經聽過幾千萬遍了吧,其實別人都不知道我們除了英文什麼都不會><
    我想你應該也是外文系出品的吧,幸會^^

    影子雪 於 2008/06/11 23:55 回覆

  • 自由
  • 這種話聽久了的確很惱人,所以我都直接回:我翻譯一個字XX元,你要給我嗎?
  • 我...我現在還不夠格說這句話>"<
    真希望有天我也能理直氣壯地回答~~~

    影子雪 於 2008/06/12 10:30 回覆

  • la.traducteuse
  • 有同感啊
    更糟糕的是我還唸了語言學
    我剛來上班時很多人都喜歡叫我陪同開會兼口譯
    在我極力抗爭下大家終於覺悟了
  • 還好我不用陪開會,不過公司參展我就得跟去當免費口譯
    看來大家的遭遇其實都差不多,唉

    影子雪 於 2008/06/12 14:34 回覆

  • SioRi
  • 沒錯沒錯!
    常常遇到被人當翻譯機的情況
    在學校宿舍看日劇時一旁的學妹老是愛問他剛剛說什麼?那句的日文是什麼?害我真的想跟他說你這樣問東問西的我要怎麼看呀?
    不然就是遇到親戚朋友一聽到我是日文系畢業就要我幫忙這個幫忙那個或者說日文系畢業的丫說個日文來聽聽呀!
  • 邊看電視邊問的人真的很討厭,完全剝奪了我們好好看電視的權利
    我的親朋好友每次聽到我唸外文系都會回說:"哇,好厲害唷"
    我都很想問說到底是厲害在哪裡= ="
    我只要遇到跟我說外文系畢業講個英文來聽聽的都直接不理
    會講這種話的人根本是把我當成小丑,超沒禮貌的!!

    話說你激動地回了兩篇耶,那我就把重複的刪掉囉^^

    影子雪 於 2008/06/12 14:41 回覆

  • hsingya
  • 我也很能體會這種被當成"義務翻譯機"的感覺~
    好像被貼上外文系就要一天二十四小時隨時保持翻譯機狀態一樣~
    這又讓我想到~ 小時候有客人或親烕來我家~
    我媽就要叫我彈鋼琴給人家聽~
    感覺好像在叫我表演~ 那時心裡也是超不爽的啦! XD

    我想到去年發生一件當義務翻譯機的事~
    就是我老公的同事的鄰居~
    他的兒子, 兒媳和孫子一家人移民到美國~
    而小孫子很爭氣~ 得到青少年高爾夫球錦標賽之類的冠軍~
    還登上了地方報紙~
    然後~ 我老公的同事的鄰居的兒子把那篇報導剪下來寄回來台灣~
    但是我老公的同事的鄰居是看不懂英文的老年人~
    所以~ 我老公的同事知道我是英文系的~ 而且似乎知道我是筆譯人員~
    於是就叫我老公中午把那篇報導帶回家給我~ 叫我翻~
    而且要在當天下午就交件!!!! 一..一
    等於說我當天吃完午餐就要開始動工了~
    那時我趕稿趕得要死~
    還要用兩三個小時翻那篇和高爾夫球有關的報導~
    心裡真是有一點點的不快~
    不過後來想說~ 是幫一個思念孫子的老年人的忙~
    就釋懷了~
    而我就真的在下午三點多把譯稿用MSN傳給我老公~

    我那時心想~ 我以後不想再做這種人情了~
    一次兩次還好~ 大大小小~ 斷斷續續的真的好累呀~ @_@
  • 做人情真的是天底下最吃力不討好的事呀(嘆)
    個人覺得叫我義務翻譯還要設deadline的最討厭了
    所以我只要遇到有deadline的都不接XD
    不過出社會之後叫我翻文件的人變少了(因為我都不上線XD)
    現在只剩我老闆可以使喚我而已:D
    倒是看電視的時候最忙,因為家裡有個特愛發問的人,唉~~

    影子雪 於 2008/06/14 16:59 回覆

  • NICE48
  • 外文系的經過。同感。
    在外面都跟人家說我文學系的(只是是用外國字的文學),沒興趣的領域我也不知道用法,而且翻譯這種東西也跟第一語言程度有關係。(我中文超爛是想要我怎樣,我自己懂看得爽還不行嗎?還得管別人懂不懂?!還得連沒興趣的都幫忙翻譯,神經病阿)

    外文系的重點在文學, 但台灣人刻板印象的重點在外...(扶額。

    外文系或是考多益也才高出常人一點點, 就被認為一定要跟Native speaker一樣, 不會就被嗆..(我從不教人英文, 氣死老娘了,這麼會自己去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