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成功的秘密就是擁有統一的語言。為什麼這麼混亂?

如果在魁北克省長大(跟我一樣),你不只會學到使用兩種語言的樂趣,也會了解其中的危險。分離的國民身分、完全以「法語區」為中心已經成為盛行的議題,導致了社會動盪、恐怖行動、分離的威脅,還有只差千鈞一髮就要分離加拿大的公投。

當然,在使用兩種語言上,加拿大別無選擇。它是個一開始就由兩個民族創立的國家,並且從那時起就試著要處理這項固有的分裂事實。相較之下,美國兩百年來很幸運地只有一種單一的共同語言,看起來很快活,似乎也沒必要引進第二種語言,以及隨之而來的分歧。

美國之所以能成功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完整的國家」,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她在同化移民上驚人且無與倫比的能力,英文的學習正是同化過程中必然的一部份。然而在目前美國國會盛行的大移民辯論的過程中,人民的代表卻無法做出決定,關於英語目前的優勢是否應該被宣示為國家的資產,並且值得被珍藏在法律裡。

參議院無法自己提出聲明把英語訂為該國的「官方語言」。它最多能做的只有緩慢地通過一項針對移民法案的修正案,宣示英語是美國的「國家語言」,然而僅只如此,對民主黨的參議院領導人哈里.瑞德(Harry Reid)來說還是太多了,他認為這項決議太過「種族主義」。

較不誇張的反對者指出,賦予英文特殊的官方地位完全沒有必要:美國一直以來都接受講外語的移民,布魯克林區使用的語言之多,根本就是名副其實的巴別塔,我們還不是過得很好。西班牙語有什麼好擔心的?

令人擔心的正是這個。使用多種語言當然很好,如果移民是來自各式各樣的語言社群,就像布魯克林區一樣,每種語言都既微小又分歧,對共同的文化並不會造成威脅,沒有移民會放肆地要求國家賦予他的語言特殊的地位。他可以在街上說自己的語言,也可以驕傲地把它教給自己的小孩,但是他知道他自己當然也包括孩子們的未來必然會存在的是,學好英文才是通往美國生活的途徑。

然而一旦一次巨大而單一語言的移民發生,就像現在來自拉丁美洲的移民時,這一切都會立刻改變。人們面臨的將不會是像布魯克林區一樣成功的巴別塔,而是加拿大爭吵不休的魁北克。單一種族移民對美國來說是陌生的,而且它會徹底地改變一切。如果是在二十世紀初,耶利思島(Ellis Island)迎接的眾多群眾說的不是五十種語言而只是,比如說,德文,那麼美國就不會如此成功地同化移民並且達到全國性的統一。

今天的單一語言文化一點也不是假設。由於移民的迅速成長已經創造了大量的西班牙語社群――在某些地區甚至已經超過半數――此時如此大量的人口可能就會非常自然地要求西班牙語的權利及官方的認可地位,就像法語在講法語的魁北克所享有的一樣。

這並不會是世界末日――加拿大是個還不錯的地方――但是對美國這樣一個較為複雜且充滿分歧的國家來說,卻是一個新地區的開始。歷史使美國有幸能夠擁有多元文化所具有的一切自由及優勢,也因為它偶然的起源,使這個國家有幸擁有語言上的統一,並且為像美國這樣一個分歧且多種族的國家帶來了強烈需求的凝聚力。無緣無故為什麼要丟掉這樣珍貴的資產呢?讓慾望把它維持為種族主義是多麼地愚蠢啊!

我會說三種語言,我已故的父親會說九種。當他在1950年代歸化成為美籍時,他從未想過要要求他新加入且有益的國家,每當政府要跟他打交道時,不管是稅單、法庭訴訟或是投票箱,都必須要使用他說得最流利的法語,而不是他最少使用也最差的英語。

英語是美國全國共同的語言,但是這會隨著時間而改變,除非它可以改變它的同化規則。使英語成為官方語言正是建立這些規則的第一步。「官方」代表的是屬於政府還有其機構的語言,「官方」釐清了美國對同化過程的期許,「官方」代表的是每個公民一旦進入美國最神聖的地方―投票站,最起碼應該可以分辨「總統」、「副總統」、「郡長」和「裁判」這些字。移民當然有權說他想說的語言,但是他必須明白,當他進入美國,宣示效忠並接受國家的資助時,他就同意要加入它的公民文化,用英語。 

Originally From 
"In Plain English: Making It Official"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200741,00.html
創作者介紹

影子雪的譯路走來

影子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